海^

☆ 著名气人写手 ☆




如果要看那篇车
可以加QQ 3251666296

^德罗

一辆没开完的德罗车

昨天仿佛被吞了   就转成了链接…不知道能不能用

链接在评论里哦

^我讨厌白鼬

☆德罗☆

他们属于彼此
ooc归我
流水账文体   可能不符合原版  见谅喽

在朦胧间罗恩能听到哈利模糊的声音,迅急甚至激动,自己却蒙在被子里不愿细听。直到听见哈利拉开窗帘并且毫不犹豫的掀开自己的杯子。微眯着眼似是不满的嘟囔一句,还没等罗恩说完哈利便急匆匆的从床上拉起他。

“我的梅林啊!罗恩要迟到了是教授的课!”

罗恩猛地睁大双眸,迅速从床上坐起来套上校服,毕竟他可不想被关禁闭。在洗漱中还可以听到哈利在门口的抱怨。

“罗恩快点跟上我先走了。”
“嘿,等等我哈利!”

小跑加快步伐跟上哈利,甚至没有注意到在脖间歪斜的领带。罗恩抢先一步粗喘着推开魔药教室的门发现教授还没开稍稍松了口气,刚在赫敏身旁落坐还没来得及和她解释原因就被身后的声音打断。

“瞧瞧,这不是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和他的跟班韦斯莱吗?怎么?昨天夜游今天睡过了头?”

不用想都知道是那该死的马尔福。罗恩想到伸手拦住打算动手的哈利,扭头皱着眉吐出一句话。

“闭嘴吧,马尔福。没人想和你说话。”

便扭头和赫敏解释来龙去脉。德拉科的眼神变得尖利当然不会容忍罗恩的话起身的瞬间,斯内普推开了门德拉科迫不得已又回座。

斯内普的眼神瞟过这四个人,直直走向讲台。一节课下来除了哈利的坩埚炸了罗恩一身以外一切还算顺利,如果不算上哈利被留下来清理的话。罗恩和赫敏表示十分同情,刚走出门本来罗恩是想和赫敏去吃点东西不想她还要去图书馆,无味的摆摆手示意自己宁愿和德拉科大战三百回合也不要去哪儿泡着。

“哦赫敏,你太无趣了。”

说罢便朝着反方向走去不想撞到了自己最不想碰到的人。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本想绕开人因为自己并不想和他纠结在教室的事儿,却被人伸出的手臂挡住了去路。

“走开马尔福。”

德拉科的脸上扬起戏谑的笑容,直接推在罗恩胸膛让他后退几步,唇齿间尽是刻薄还恶意嘲讽。

“韦斯莱一家的语气都这么不好吗?还是说起太早让你不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谁?”

拍开人的手抬起下巴眯瞪的眼同微鼓的两颊似是威胁与警告,但在外人看来却是可爱不过的举动,甚至德拉科都觉得这人没那么不顺眼了。

“马尔福我告诉你,你最好把你的话收起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听到这话德拉科忍不住嗤笑出声,然后对着身边的克拉布和高尔用不可思议的语气惹怒罗恩。

“你们听到了吗?一个把魔杖拿反的人说要让我好看?”

罗恩气极从口袋掏出魔杖打算对眼前人施咒,德拉科却丝毫不担心他不相信这个红毛会对自己做出什么,双手环在胸前倒是一副期待的模样。事实上罗恩确实想不到咒语,只好随口编一个糊弄着对人射去。

不想弄巧成拙德拉科摇身一变成了白鼬,罗恩一时间也慌了神他没想过把他变成这样的,高尔和克拉布记得上次的教训转身就跑。白鼬似是愤怒的窜上他的肩膀,尖利的牙齿咬上他的肩膀,忍不住吃痛出声却也顾不上只想快点去找庞苪夫人把这家伙变回来。只好把他抱在怀里匆匆赶过去。

“我的孩子你怎么知道这个咒语的?”

庞苪夫人心里清楚这是黑魔法,罗恩倒是实话实说毕竟他也不是个说谎的孩子。德拉科不消停的在罗恩身上游走,甚至顺着他没有扎在裤子里的衬衣缝隙钻了进去,顺滑的毛发蹭过皮肤带来一阵瘙痒罗恩忙把他抱出来让庞苪夫人治疗。

可不辛的是咒语仿佛不起什么作用,德拉科丝毫没有变化。梅林的臭袜子,如果马尔福变不回来我就死定了。庞苪夫人也呆住不知如何是好,转念一想便嘱咐罗恩看好德拉科,她去找其他老师一起研究一下有没有办法。

“还有亲爱的你的领带歪了。”

“庞……苪夫人…”

还没来得及叫住庞苪夫人就离去,也没功夫管什么领带了,转头看着白鼬德拉科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这次出奇的听话。捧着手中的白鼬靠近撇撇嘴一脸的无辜样。

“马尔福这也不全是我的错,如果,如果你不招惹我我不会这么对你的…”

白鼬仿佛听懂了顺着袖口钻进衣服里,故意蹭着他敏感的腰腹,罗恩感觉自己腿都已经软了可又没办法阻止,他跑的太快了。无力的趴在床边,德拉科终于玩够了愿意放过他,白鼬从领口钻出来伏在床边看着他。

“哦我真应该把你丢到禁林喂狼。”

“不不不,我说笑的。”

见这架势有打算钻到自己衣服里只能服软,正想着要把德拉科放在哪儿,肚子不识时务的叫了起来。起身拍拍尘土伸手让德拉科上来,然后走向餐厅果然折腾了这么久已经开饭了。坐在赫敏哈利的身边,发现今天有一腿就开始狼吞虎咽。甚至忘记告诉他们白鼬的来历,不过他们已经猜到七八分了。

“马尔福这是遭报应了吗?”

哈利不禁调笑到提起白鼬后颈的皮毛,却不想被差些被抓伤迅速放下,罗恩把德拉科握在手中皮毛占上油渍但免得德拉科在惹是生非只能让哈利喂自己了。手中的白鼬不满的挣扎,德拉科的不满不只是油粘在身上,还有眼前的两个人让自己无端怒火中烧。

“我想我该给你洗个澡,马尔福。”

任哈利帮自己擦干净嘴之后对手里的东西说到,还生怕斯莱特林的人听到。抬腿向宿舍走去,罗恩是把德拉科护了个严实,帮白鼬洗澡的时候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温柔。从德拉科的视角人蓝色的眸好像和爱情魔药有一样的效果,看一眼就喜欢,尽管周边还有几个零星的雀斑,但在笑容中这都被称作可爱。

德拉科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难道自己变成白鼬连品位都跟着变了吗?被人捧在手里被毛巾揉搓,毛发变得干爽。这让罗恩意识到自己也该洗个澡了。

“德拉科你千万别乱跑,我不保证外面的格兰芬多会不会嘲笑你。”

嘱咐过后走进浴室,在热水喷洒的一段时间中雾气朦胧让罗恩有些找不到肥皂在哪儿。洗完澡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等罗恩出去发现德拉科还真的是听话的趴在床上等着。穿着有些不合身蹩脚衬衫的罗恩都可以不穿裤子了因为实在太冗长了,不过他确实也没穿。顺手抱起白鼬似乎忘记这是德拉科把他一顿蹂躏,随后侧身屈腿盖上被子抚摸着手感舒适的皮毛开始均匀呼吸虽然现在才刚刚八点钟,不过罗恩已经忧愁一天了。

德拉科灵敏的嗅觉甚至可以闻出人牛奶味的洗发乳。他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和这个红头发韦斯莱躺在一张床上,近的可以数的清他的睫毛。蹭着人光滑的肌肤,德拉科觉得其实这感觉还不错,他没那么讨厌而且自己似乎找到了比以前那些更有趣的事儿。

他的内裤是粉红色的。

就这样德拉科和罗恩和平的相处了三天,庞苪夫人终于有了解决的办法,就是斯内普教授研究出了解药。白鼬灵活的钻进瓶口将药水喝下,然后跃下桌面只用了五分钟他就变回了那个德拉科,活动着四肢竟然有些不习惯。看着变回去的德拉科这让罗恩终于松了一口气。
可德拉科似乎不打算既往不咎,靠近几步凑近人警惕的面容,严声把想说的话说出口。

“韦斯莱这笔账我记得。”

随后故意用力的撞过人的肩膀,又好像想起什么退回去在罗恩耳边暧昧的轻语,尽显本色。

“你的内裤我很喜欢。”

人的红晕已经从耳根蔓延到脸额还有点点雀斑旁,咬着下唇眼神飘忽不在看德拉科呼吸急促却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得向着德拉科离去的地方怒喊还用力的跺了跺脚。

“马尔福你个变态!”